• <tr id='holm4'><strong id='holm4'></strong><small id='holm4'></small><button id='holm4'></button><li id='holm4'><noscript id='holm4'><big id='holm4'></big><dt id='holm4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holm4'><option id='holm4'><table id='holm4'><blockquote id='holm4'><tbody id='holm4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ption></ol><u id='holm4'></u><kbd id='holm4'><kbd id='holm4'></kbd></kbd>

    <code id='holm4'><strong id='holm4'></strong></code>

    <fieldset id='holm4'></fieldset>
          <span id='holm4'></span>

              <ins id='holm4'></ins>
              <acronym id='holm4'><em id='holm4'></em><td id='holm4'><div id='holm4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holm4'><big id='holm4'><big id='holm4'></big><legend id='holm4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<i id='holm4'><div id='holm4'><ins id='holm4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      <i id='holm4'></i>
            1. <dl id='holm4'></dl>
              1. 曾庆桂校长工作室
                工作动态
                首页 > 工作动态 >


                一场合作研修,这位中学校长的四个故事引发众多校长思考

                发布时间:18-12-01, 12:00 AM    作者:    来源:    浏览量:Loading...

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一场合作研修,这位中学校长的四个故事引发众多校长思考

                原文地址:http://sxdsb.voc.com.cn/NewsDetail/856907.html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发表时间: 2018-11-30 18:18:07   作 者: 记者陈舒仪 黄京  来源: 三湘都市报      关注: 10583

                近日,“广州教育家培养工程高中校长班”18位学员校长走进mg娱乐中学,与“长沙市曾庆桂名校长工作室”19位校长开展合作研修活动。

                三湘都市报11月30日讯  学生打架要不要法律制裁?爬围墙要不要开除?残障孩子随班就读是利是弊?如何更精准地资助贫困生?近日,“广州教育家培养工程高中校长班”18位学员校长走进mg娱乐中学,与“长沙市曾庆桂名校长工作室”19位校长开展合作研修活动。

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mg娱乐中学校长曾庆桂从四个教育故事切入,谈了他对“奠基教育”的理解——基础教育就是奠基教育,为学生的人格发展、学力发展、身心发展和审美情趣培养奠基,为此,学校从不搞高考誓师大会,也反对学生定过高的目标;不公布考试成绩,不进行公开排名,主张多一把尺子评价学生......引发与会专家和校长们的共鸣。 

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故事一:学生打架要不要法律制裁?

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2007年,长铁一中高三的两名同学把外校两名学生打成轻伤,后来调解无效,受伤学生家长报了警,芙蓉区检察院准备提起诉讼。曾庆桂得知情况后,立即找到区检察长并将其说服,亲自出具担保书,使学生免予被起诉。事后,老师教育勉励他俩,体会校长的良苦用心。两位学生深受感动,将精力都放到学习上,并顺利考上大学,目前发展很好。

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校长说:学校要允许学生犯错纠错

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“学校也就是从这时起,已连续十多年没有公开处分过学生。”在曾庆桂看来,学生在成长过程中,免不了犯错,但学校是学生学习生活的地方,应允许他们犯错纠错,而且每个孩子都是重点,不能以牺牲一个学生的前途去教育所谓的“大多数”。

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故事二:爬围墙要不要开除?

  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    2010年3月,一位学生家长来到曾庆桂的办公室,很诚恳地对他说:“校长,因孩子晩上爬围墙外出玩电游被学校开除,能不能到长铁一中来读书?”刚好,曾庆桂在学校会议上发问:“爬围墙的学生要不要开除?”反对、支持的声音都有。“在座的读书期间有爬过围墙的吗?”一老师立即发言:“我不仅读书爬围墙,参加工作还爬过围墙。”曾庆桂笑言,当年爬过围墙或想爬不敢爬的人,如今都成了学校优秀的骨干教师”,就这样,他说服其他干部接受了这两个学生。

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校长说:一切不以爱和尊重为出发的惩戒都是伤害

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“哪个孩子不犯错呢?但孩子们也需要一个很好的改错机会。”曾庆桂认为,惩戒学生最终的目的是教育学生,帮助其更好成长,一切不以爱和尊重为出发的惩戒都是伤害。

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    故事三:残障孩子随班就读是利是弊?

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许多学校和老师最怕碰到残障学生,因为管理难度很大。曾庆桂曾接触过一位智障学生,他常在课堂上不自主地发笑、大声说话,对课堂秩序造成一定影响。部分同学家长向学校提出意见,希望老师劝学生家长将其转入特殊学校就读。就在该同学即将转学时,班主任却向曾庆桂汇报,说“班上有些孩子还舍不得他走能呢!”这句话让他内心一震。于是,曾庆桂立即让班主任回班,就该同学“是走还是留”集体表决,没想到全班同学100%举手希望吴同学留下来。就这样,这位残障学生有幸在这个温暖的集体里,顺利而愉快地完成了三年的学习。

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校长说:有残障学生的班级班风最好

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“残障孩子的到来,唤醒了师生良知、仁爱之心,也让正常孩子看到了自己相对于残障孩子更幸运,于是更加珍惜生命,珍爱自我。尤其是有残障学生的班级,班风也最好。”曾庆桂认为,好学校是不会挑生源的,残障孩子带来的不是麻烦,而是丰富了教育资源,提升了老师的教育观、学生观和社会责任感,让老师认识到:一个弱者的生存不易,一个家有弱者儿女的家长生活不易,从而去换位思考,以“父母心”去关心、帮扶弱者,尊重他们。

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故事四:如何更精准地资助贫困生?

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在长铁一中还有不少家庭贫困的学生。但少数家庭贫困的学生自尊心很强,好面子,不愿意申请困难补助。如何及时帮助这部分学生?学校没有教职工食堂,曾庆桂每天在食堂与学生一起就餐,发现有个别同学就打一份素菜,然后泡上一碗免费的汤,找一个角落悄悄地吃;于是,学校开始悄悄地给他们餐费补助,并免收学杂费。

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校长说:让资助温暖静悄悄

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“学校为资助贫困学生不遗余力,把每一分钱花在真正需要帮助的学生身上。让教育者的平民情怀惠及每一位需要帮助的学生。”曾庆桂说,资助贫困生,应当呵护他们的自尊心,让资助“静悄悄”的,像春雨一样“润物无声”。

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作为长铁一中的掌舵人,在曾庆桂带领下,经过十多年蜕变,该校成长为湖南省数百所子弟学校移交到地方后发展得最好的学校,成为长沙教育一道独特而靓丽的风景。曾庆桂表示,作为教育家型校长,办学要有定力,不浮躁,不跟风,不急功近利,遵循教育规律和青少年的成长规律;要走文化立校,特色强校的办学之路。

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教育部中学校长培训中心副主任刘莉莉教授认为,这场报告里不仅有故事,更有对故事的追问。同时高度评价曾庆桂是一位真实的教育家型校长,他用心用爱呵护每一个孩子,让每一个孩子得到个性化发展,让人动容;他用十年捍卫自己的教育理想,让人感动。

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记者 陈舒仪 黄京